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柬单网APP 2019-10-12 21:00:36

柬单网10月12日电,据柬华日报消息,等待了25天之后,在柬埔寨的中国人阿力(化名)终于回复了我。

最终,他还是拒绝了电话交流,“这个时间段太敏感了,不敢说话,我得出去躲躲”。

阿力在柬埔寨参与博彩生意,据说发了大财,仅在西哈努克港,这个中国人的群体超过10万。

算上从事房地产,商超,餐饮等其他行业的,没人说得清究竟有多少中国人在柬埔寨发展,比较认可的一个数据是超过了50万。

柬埔寨,已经成为中国人冒险与淘金的大乐园。而伴随产生的就是各种犯罪和灰产。

柬埔寨近几年的表现十分抢眼,经济增速势头令人咂舌。GDP实现了连续8年平均7%的增长,2018年柬埔寨GDP增速以7.3%高居东盟第一。

柬埔寨被誉为“亚洲新虎”、“经济黑马”,首都金边更被世界银行评估为东盟中发展最快的城市。

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
全球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

一提到柬埔寨,很多人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奥斯卡得奖电影《战火屠城》,那个充满战火和各种灾难的国度,或者吴哥窟那些饱经沧桑的寺庙和佛像。

但实际上,柬埔寨已经成为全球GDP连续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,而首都金边和西哈努克港已经成为全球最火热的投资地,没有之一。

由于历史等各种因素,柬埔寨历经战火和劫难后,终于在90年代初逐渐开始稳定下来。

包括政治,经济,都开始稳定发展。从1995年开始,柬埔寨GDP以平均每年超过7%的速度快速增长。其中有多年增速超过10%。20多年来,仅有2009年因金融风暴增速在0.09%。预计2019年继续增长。目前整体增长率据东盟国家之首。

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
据胡润研究所携手不动产管理机构斯维登集团联合发布了一份《斯维登置业·胡润2018年度全球房价指数》,使得柬埔寨房地产金边房地产一炮而红,备受全球投资者的热切关注。报告显示:金边2018年房价涨幅达16.7%,跃居全球第一。即便如香港、西安、海口、昆明等涨幅较大的中国城市也纷纷不敌金边。

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、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、石油暴跌、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等重大趋势的背景下,为欧盟和亚洲加速开放市场、加强经济联系提供新的动力。受此影响,东南亚各国迎来了发展契机。

2018年柬埔寨国家经济增长率为7.3%,创近6年以来的最高记录,高于区域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平均经济增长率。

从世界经济大环境来看,全球经济重心向亚洲转移意味着大量资本、产业向亚洲转移。

从区域上来看,柬埔寨邻近中国,受到了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有利辐射。这些无疑都是为柬埔寨房地产的崛起提供了很大的动力。

中国人开始批量飞往柬埔寨

善于在全球淘金的中国人,闻到了金钱涌动的机会和味道,于是从2017年开始,中国人开始批量飞往柬埔寨。中国国内有33个城市,可以直飞柬埔寨,其中27个城市可以直飞西港,每周航班多达200多趟。这个数字还在上升。

中国人开始批量来柬埔寨西港投资房地产,开始于2017年,2018年进入高峰期,2019年持续火爆。

中国人做房地产,第一要诀就是:做大概念,在柬埔寨也是如此。目前热门城市除了首都金边,再就是西哈努克港(简称西港),后者是一个港口城市,是柬埔寨的经济特区,规划面积11万多平方公里,相当于原来北京宣武区的大小,但是被房地产开发者赋予了“经济特区”、“自由贸易港”、“第二澳门”等各种热门概念。

一位25岁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西港本土居民说:“三年前,这里没有中国人,现在,只能看到中国人。”三年间,西港由一个不到5万人的小渔村,人口增长已经超过60万,其中50%是中国人。中国人源源不断,在政府没有整顿之前,每个月基本上净增加1万左右的人。

从2017年中国人批量进入西港开始

当地的房产进入到接近飞涨

甚至是疯狂的状态

现在,柬埔寨土地产权所有权有两种形式:

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
硬产权(硬卡):硬产权是柬埔寨房产权中最好的一种形式,也是最好的土地产权。由国土管理规划局提供的所有权证书。购买者得到国土部的国家级认证的土地详细信息。转让要交4%的税。

软产权(软卡):这最常见的所有权形式。所有权获得地方政府认可,不是国家级的,为了避交转让税,很多房地产交易仍然以软产权的方式进行。

另外还有分契式产权(业主对土地没有所有权,只是购买了土地上的建筑物)、LMAP产权,目前不是很普及。

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
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2017年初,西港市中心的地价,一平米大概50美金, 到2019年,基本已经到了5000美金,涨了100倍。于是,在柬埔寨地产界,流传着各种暴富故事和神话。

魏大阁(化名)是一家地产公司的CEO,之前在国内做投资出身,现在在柬埔寨专职做土地交易。他在柬埔寨金边和西哈努克港购入土地,然后再分开卖给客户。

他们的一个朋友,来自中国的一个小包工头。2017年年底的时候,在市中心双狮广场300百米的地方租了一块地,面积是1200平方左右,不到两亩。

租金是一个月1万美金, 他倾其所有,花了900万建了一栋6层的楼房, 建到第九个月的时候,一家酒店公司把它整租过来,每个月14万美金,付十二押一,一次性租12年。

这么算下来,“理论上这一栋小楼可以挣一个亿人民币。”除此之外,还流传着包括卖麻辣烫的转做地产,成了亿万富翁等各种故事。

这种或真或假的成功故事,刺激着国内去柬埔寨做房产的人,如过江之鲫。

与此同时,中国对柬埔寨旅游和房地产领域的投资呈爆炸式增长。今年前7月,中国对柬埔寨房地产领域的投资资金达46亿美元,高于去年同期水平的53%。

在柬埔寨,和房地产一样火爆的,就是博彩。

2018年,政府从博彩业的税收为4600万美元,预计2019年超过7000万美元。

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
在经营者的口中,他们称博彩是菠菜,戏谑称自己是菜农。有人说,西港一半是中国人,中国人的一半是菜农。

围绕着博彩,又诞生了一大波的服务行业,包括酒店、娱乐业、出行、餐厅、网络等等,中间不乏各种违规甚至违法行为。

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
线下的沙县小吃、四川火锅、各种中文招牌,线上类似美团的外卖APP柬单点,房屋租赁平台柬租房,以及各种线上买春平台,混杂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,西港就是一个巨大的中国城。

在当地,中国人和当地柬埔寨人,是两套计价系统。中国人的物价都是以美金标价,当地人平均收入200到300美金每月,而中国人在一家普通餐厅,和朋友吃一顿饭,可能就是200块美金!一根普通的串串,在成都卖一元人民币,但是在西港,就直接成了1美金,所有物价直接翻7倍。中国人的物价,基本上看齐新加坡了。

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


淘金与犯罪的大熔炉

伴随着大把赚钱和各种暴富神话的,是层层不穷的犯罪现象。

“现在的西港是一个集合了黑帮、赌徒、嫖客、瘾君子、炒房团、淘金客的大熔炉。”一个实地考察西港后的媒体人的感叹,揭示了真实的现状。

因为外国人口的急速膨胀,诈骗、赌博,豆腐渣工程,因此带来社会问题和治安问题越来越严重。

中国人喜欢找中国人合作,雇佣中国人,于是大量资金一直在中国人的圈子里打转,和当地人没关系。赚了钱的中国人喜欢炫富,要么带着金链子,拿着苹果手机在大街上晃荡。要么在酒吧里面调戏柬埔寨姑娘,最后迎来的就是飞车党,或者群殴,抢劫,甚至是死亡。

由于债务、博彩等引发的绑架、抢劫、非法拘禁、卖春等各种事情,因为成了常态,“在这,每周发生死人不是新闻,不死人才是新闻。”在这其中,绝大多数都有中国人参与或者主使。

自从政府出禁赌令后,原来大批靠着博彩等非法产业生存的中国人,不得不离开这个国家。随着人员的减少,当地的酒店、餐饮、商超、出行等消费需求迅速下降。生意不好做了。

柬埔寨官方并不担心经济衰退,宣称这是长期发展的必要措施。有的人离开,有的人继续坚守,包括阿冲、魏大阁在内的部分中国人,并不担心以后没钱赚。“洗洗更健康,之前确实有点乱。”“这边的机会还有很多,这边人气迟早会起来的。”

点击查看原文;柬埔寨——中国人的暴富和冒险乐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