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 中国经济周刊 2020-07-20 09:35:37

张承 | 发自英国

7月10日,据多家外媒报道,李嘉诚旗下长江实业集团在伦敦投资的地产项目Convoys Wharf(康沃斯码头)在尘封15年后终于得到英国政府的动工批准,总价值约10亿英镑。

有媒体形容该项目是犹如港版太古城的“千亿香港城”。

据Convoys Wharf项目官网介绍,该地段曾是德普特福德(Deptford)的心脏地带,前身为造船厂,预计将会为3500户家庭建造新房,并且在项目完工后提供超过2000个就业机会。而另据英媒报道,一些德普特福德区的居民则有意提起诉讼,理由包括这项开发将 “具有历史和考古意义”和项目开发“缺乏(居民)负担得起的住房”。

国内有媒体猜测,该项目的启动或与英国近期对香港的移民政策有关,移民英国的港人或为该项目的受众目标。

不过,在外媒的报道中,未见类似解读。实际上,该项目原计划在2016年动工,但因当地居民的阻力,一直搁置至今。

伦敦也有“李家城”

早在2005年,长江系买下了泰晤士河边的原工业用地Convoys Wharf。2014年春,现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时任伦敦市长,他签署了开发该地段的大纲规划同意书,整体面积为41.02亩。建成后,将为3500户家庭提供住房及配套的商用设施。

Convoys Wharf项目的总设计师是特里·法瑞尔爵士(Sir Terry Farrell)。这位建筑奇才与中国的渊源颇深,中国尊、北京南站、京基100、东亚银行金融大厦等都是他的作品。他还参与了北京CBD、香港九龙车站区和伦敦老橡树区(Old Oak Common)等地的城市规划,可谓经验十足。

特里·法瑞尔爵士工作室(下称法瑞尔工作室)的网站这样描述Convoys Wharf项目:“法瑞尔工作室同意德特福德总体规划,将改造人迹罕至的场所,创造一个新滨水区,配备文化和商业便利设施,还有高品质住宅环境。它将包括3个新公共公园,总计3英亩,120家商店、餐馆、咖啡馆和文化用途空间。现有高街和历史悠久的城镇中心将与之连通,并将得到提升,为当地人创造2000多个新工作”。

尘封15年后,伦敦“李家城”获批动工!与香港移民有关吗


Convoys Wharf项目艺术家设想图 图片来源:Convoy Wharf项目官网截图

资料显示,在2000年,Convoys Wharf所在的德普特福德区(Deptford)长期依赖的码头被全部关闭。Convoy Wharf项目被寄望于振兴该区域的经济。但是,该区并非伦敦传统的富人区,与长江系在之前伦敦自建项目选择偏好不同。因此,长江实业集团投资这一片“荒芜之地”的利益点在哪儿?

有分析认为,李嘉诚很可能把目光瞄准了河对岸的金丝雀码头(Canary Wharf)。

金丝雀码头是和伦敦金融城并驾齐驱的国际金融中心,也是摩根士丹利、摩根大通、巴克莱和花旗等跨国金融巨头的英国总部所在地。金丝雀码头与Convoys Wharf间的渡轮全程不到30分钟。根据规划,未来Convoys Wharf将为住户独立建造渡轮停靠站。如果Convoy Wharf能够发展成设计师法瑞尔爵士所描述的那般美好,那么它对河对岸的金融工作者们还是很有诱惑力的。

特里.法瑞尔爵士建筑师工作室的信息显示,Convoys Wharf第一批460个住宅单元还在“详细设计”阶段。而在谷歌地球提供的施工地卫星图上尚未发现大规模动工的迹象。

日前,据伦敦当地媒体报道,一些由项目所在地德普特福德区(Deptford)居民组成的团体“德普特福德之声”(Voice 4 Deptford)有意提起诉讼,理由包括施工地点“具有历史和考古意义”和项目开发“缺乏(居民)负担得起的住房”。

尘封15年后,伦敦“李家城”获批动工!与香港移民有关吗


圈1所示为Convoys Wharf项目所在地,圈2所示为金丝雀码头

李嘉诚英国财富版图梳理

在李嘉诚家族的财富版图中,英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早在上世纪90年代,李嘉诚就已布局英国。在最近的10年中,李嘉诚掌舵的长江系频繁收购英国资产,引发外界广泛关注。如今,长江系在英国的资产涵盖供水、供电、天然气输送、铁路、通讯、零售等多个领域。据英媒报道,长江系近10年来收购的英国企业多达11笔。而在英国的收购只是长江系“海淘”的冰山一角。

从2010年到2014年,长江系在英国的收购额在其全球收购额中的占比逐年下降。即使在有所恢复的2015年,长江系对英国埃夫斯霍尔特投资公司37.81亿美元的收购也远不及同年并购的意大利风电信公司(Wind Telecomunicazioni)所花费的238亿美元。

2016年初,长江系差点以近140亿美元并购Telefonica 公司(西班牙电信)旗下的英国第二大的电信商O2。英国电信(BT)2018财报显示,如果长江系成功并购O2公司,加上长江系旗下的Three UK(电信英国公司),李嘉诚将拥有近40%的英国电信市场份额,远超其他竞争对手。不过,这笔交易最终被欧盟以反垄断的名义叫停。

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则给长江系在英国的投资蒙上了阴影。在长江和记2016年8月11日发布的损益表中,李嘉诚坦言,脱欧至少会在“接下来的两到三年内”给公司在英国和欧洲的业务“带来挑战”。或许是出于此原因,长江系此后在英国的布局更看重避险能力优异的资产。

除了帮助长江系旗下Three UK的3电信英国公司拿下英国最大商用4G无线电频谱(Radio Spectrum)供应商UK Broadband (英国宽带)和新的移动许可证,长江系还把主要的收购目标转向了房地产业。

外界分析,一方面,靠地产发家的长江系对于房地产业有更好的把控,而另一方面,英国资产因脱欧而缩水,收购成本大大降低。与此同时,房地产租赁业务能产生稳定的现金流,与关税和供应链等受脱欧影响较大因素的直接关联也十分有限。

长江系偏爱外国“国企”?

过去10年里,李嘉诚似乎偏爱收购带有国企背景的能源类企业。

长江系收购的北部天然气控股有限公司(Northern Gas Network Holdings)和威尔士和西部公用设施(Wales & West Utilities)的前身均为英国中央发电局(Central Electricity Generating Board),即国家电力公司。

而EDF能源(EDF Energy)在被长江系收购前为法国电力(Électricité de France) 在英国的子公司,而法国政府控制了法国电力大部分的股权。海岸电力(Seabank Power)之前由BG和SSE联合控股,BG的前身是英国天然气公司(British Gas PLC),而SSE则由北苏格兰水电局(North Scotland Hydro-Electric Board)和南部供电局(Southern Electric Board )这两家国企合并而成。

李嘉诚对海外国企的收购不止能源类行业。

诺森伯兰水企的前身是成立于1974年的诺森伯兰水务公司(Northumbrian Water Authority),为英国国企。同样,Eversholt Rail(埃夫斯霍尔特铁路)在1994年之前是英国国家铁路的一部分,而在私有化后的第一任拥有者是汇丰银行。在2016年拟收购的O2电信的母公司为西班牙电信(Telefonica),而西班牙政府在1997年将其私有化之前一直是该公司的重要持股人之一。

长江系收购偏爱“国企”或有其必然性:一方面此类资产的收益较为稳定,另一方面,长江系广泛布局的公用设施和能源类业务在1980年之前大部分归英国政府所有。

而在长江系过去两年的收购中,原英国“国企“的影子已经越来越少。

瑞银总部所在的英国伦敦金融城内Broadgate区域归属英国土地公司(British Land),而这家在伦交所上市的公司前身是National Freehold Land Society(国家自持土地协会),与英国政府关联不大。

长江系在2019年收购的英国最大的连锁酒吧Greene King则是一家私人企业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长江系在海外置业还是追求“稳”字,而不是片面追求收益。

长江系英国自建楼盘有哪些?

尘封15年后,伦敦“李家城”获批动工!与香港移民有关吗


长江系自有工程在伦敦分布图 图片来源:谷歌地图截图

除了购买已建物业,长江系自身也在英国开发了不少楼盘。

上世纪90年代前后,在长江系建成的楼盘中,位于伦敦肯辛顿区的 Royal Gate Kensington和贝尔格莱维亚区的Belgravia Place就是传统的富人区,后者更是与奢侈品店云集的Sloane Street(编者注:伦敦市中心的一条街道名)比邻。在主打高端公寓短期租赁的Plum Guide网站上,Belgravia Place的租住费用甚至高达每晚1.05万元人民币。

2000年以来,长江系把目光转向了泰晤士河畔,并且与世界级的建筑师广泛合作。其开发的商住结合体Albion Riverside就是由大名鼎鼎的英国福斯特建筑事务所操刀,后者旗下作品包括香港国际机场、大英博物馆天顶和新温布利球场。

与Albion Riverside同处巴特西区(Battersea)的Montevetro Building则是理查德.罗杰斯男爵(Richard Rogers, Barron Rogers of Riverside)的设计,与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可谓“师出同门”。长江系对于知名设计师的偏好在近日获批的Convoys Wharf项目上得到了传承。

查看原文:尘封15年后,伦敦“李家城”获批动工!与香港移民有关吗